冷鲜にぬき鱼
吸温吸温,一天到晚就知道吸温
轩哥本命,欢迎交流
森崎温墙头,真实想睡(x)
 

《【对刀组】【修东】梦与诗》

注意:师生年下,cp是修东,清水但是不是无差哦!

感谢几位天使给我的回复和建议!因为之前那条删掉了所以没有一一回复,非常抱歉!我写文完全没有入门所以写得真的很糟糕,如果有人愿意看我就非常高兴了!

设定:
修——16岁的大一学生,曾经跳过级,成为数学院200多名学生中最小的一位
藤原敏郎——修的数学分析老师,27岁,W大最年轻的正级教授

ooc是我的,可爱属于他们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胡适《梦与诗》

01
修走出好大一段路,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围巾落在教室里了。
怪不得觉得脖子凉飕飕的。修摸着裸露在空气中的脖子,很不情愿的折回去。

这是冬天的末尾,气温开始稍有回暖。修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16岁,即使隆冬也是能露脚踝绝不穿长裤,大雪天也穿着短袖乱晃的造作青年,本来是毫无理由在零上的天气里戴围巾的。但是今天早上出门,修偶然瞥见挂在衣帽架上被冷落一个冬季的围巾。那是母亲一边唠唠叨叨一边为自己收拾行李时塞进包里的。母亲说,W市风很大的啦,关节一定要保护好啦,还说围巾是羊毛的,很保暖的啦,云云。围巾和家的温暖氛围产生了奇妙的联系,修盯着那条围巾,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寒假在家吃的最后一餐饭,有很好吃的松鼠桂鱼。他甚至还闻到酸甜的味道。
修很不愿意承认他有点想家了。尽管他最终还是戴着围巾出了门这件事证明了这一点。

看见这条围巾,修总是想到松鼠桂鱼,就这样上了一个上午饭香四溢的课。不仅如此,他还把它忘在了教室里。修觉得自己傻透了。

推开553教室的门,修愣了一下。空荡荡的教室里居然还有一个人,正站在讲台上整理东西。
“藤原老师……?”修试探地喊了一声。被提到的那位抬起头,露出一个微笑,“你好。是来找围巾的吗?”
修这才发现,本来应该被落在课桌上的围巾被整齐叠好,放在了讲台上。

02
“谢谢老师,我明白了!”最后一位提问的学生离开了教室,藤原敏郎一上午的授课才真正结束。此时教室里只剩他一人,被落在桌子上的围巾就显得格外显眼。凭借着与生俱来的善意,他把围巾拿到讲台上叠好,并在收拾的这段时间替这位小冒失好好保管着。

小冒失接过围巾,向藤原敏郎道过谢,正要走时,被叫住了。
“不好意思,”藤原敏郎抱歉地笑道,“能帮我搬一下作业吗?”

“你每次都坐在第三排靠走廊的位置呢。我能问问你的名字吗?”
“周修。”
“……你就是周修?”敏郎微微睁大了眼睛,“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你是唯一做出最后一道题的学生。”
修眼珠转了转,对这道题并没有什么印象。他倒是比较惊讶老师居然记得学生的脸和名字,虽然没对号入座。
“原来就是你啊……”藤原敏郎喃喃道。“三届学生,还只有你能把这道题做出来。”从他的眼里,流露出的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与赞美。这种神情,修从小到大见过无数次,可藤原敏郎却表现出一种孩童般质朴的崇拜,这让修觉得新鲜。

他们在办公室门口分别的时候,藤原敏郎拍了拍修的肩膀,真诚地说:“谢谢。耽误了你吃午饭的时间,很抱歉。”
修发现了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不可忽视的身高差。

03
因为破解了国际数学难题而被校长破格聘任的W大最年轻的教授,喜欢板书而不常用PPT讲课,耐心而尽责的人民教师……这是大多数人眼里的,贴在藤原敏郎身上的标签。
修非常崇拜藤原敏郎。在孪生素数方面取得重大突破的,不是面临秃顶危机的、龟毛的老学究,而是一个会穿连帽卫衣上课、偶尔会写错别字的年轻人。他一点傲气也无,浑身上下散发着老实与温和的善意,低调且不造作。在修眼里,他身上有着谦逊和自信并存的光芒。
今天,他终于和自己崇拜的人说上了话,甚至还被拍肩鼓励了。修觉得,他们根本不像师生,而像同一个篮球队的队友,甚至觉得他下一秒要说“来根士力架”。
“我现在宣布,藤原敏郎是我现在最喜欢的老师!”修大声喊道。
“好了好了知道了,麻烦把灯关一下?”午休的室友探出半个脑袋,俨然一副被吵醒的倦容。
修灰溜溜去关灯。他以为宿舍里没别人。

很久很久之后,修如果回想起这一天,他一定会十分感激这条“松鼠桂鱼味”的围巾。如果没有这条莫名其妙的围巾,他和藤原敏郎的故事将无从说起。

04
修现在很想把他的室友抡圆了揍一顿。
一个小时之前,室友铁秋声泪俱下地抱着修的大腿,“我和奥兰朵吵架了,她现在要和我分手!!”
“祝贺你?”
“修!!!!你知道我不能没有她!!!”
“所以……你面前的是你的室友周修,不是奥兰朵。你能放开他吗?”
“……”室友抬起头,做出一个自认为楚楚可怜的表情。“我必须要去找她。”他抽抽嗒嗒,“所以,晚上的选修课我不能去了。”
修:……我就知道。

替室友签到,修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室友翘课的理由总是千奇百怪,和女朋友吵架并不是最离谱的一个。
当修走进教室,看到讲台上的藤原敏郎时,他有一瞬间的脑子是僵硬的。

“铁秋!!”修蹲在走廊里压着嗓子冲电话吼道,“你现在,立刻,滚回来自己上课!!”
“什么?这边太吵我听不清!”
“你怎么不告诉我你选修课老师是我们的数分老师!他认识我!!我还得在他眼皮底下签到!”
“啊?我不知道啊!!等等,奥兰朵,我真的错了……”
嘟——
修觉得自己被气糊涂了。他下定决心掉头就走,谁管这个傻子旷课。
“同学,要上课了哦,还不进来吗?”
修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后便传来熟悉的声音。他回过头,看着从门里探出半个身子的藤原敏郎,讪笑两声。

05
藤原敏郎上午刚认识的学生周修,晚就像考验他的记忆力一样,在他面前的签到表上写上了“铁秋”这个名字。
emmmmmm……藤原敏郎盲目分析冷静分析数学分析,从周修躲闪的目光和低头驼背的动作中读出了故事——替室友签到。这种事自己大学的时候也没少做。藤原敏郎心下了然,不动声色。

这门课是算法导论。按理来说不是什么受欢迎的课,但因为是藤原敏郎教——他的课真的很好通过,而且还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学生——总之,这门课变得一座难求。铁秋选这门课完全是因为,藤原老师允许每位学生一学期请四次假。而他正好四次机会都挥霍完了。

藤原敏郎小课堂有趣而平稳地进行着,没人注意到坐在最后一排的修心里正敲着小鼓。
藤原老师没有认出我?我们上午才打过招呼的,没理由到晚上就忘记了吧?如果认出来了,他怎么什么也没说?……修感受到一种被忽视的沮丧。
我还以为能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呢,毕竟我是唯一一个做出压轴题的天才。他怎么这样轻易地把我忘记了呢。修唉声叹气。
—————————————tbc———————————————
修你放心,敏郎不仅没忘记你,还在算计着怎么整你(xx)

为什么写了这么多他俩还只是刚认识……好想下一章就让他们牵手打啵儿😭😭😭(危险发言)
说实话我很没底,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写多长,大二狗课多,如果我要坑了的话希望有人能敲打我😭😭😭
感谢每一个点进来看的可爱们!!
课业繁忙,告辞.jpg(xx)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