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鲜にぬき鱼
吸温吸温,一天到晚就知道吸温
轩哥本命,欢迎交流
森崎温墙头,真实想睡(x)
 

《【对刀组】【修东】梦与诗 06-08》

01-05在这里

世纪迟更……

 

06
“铁秋同学到了吗?”
“铁秋同学?”
(教室里开始交头接耳。
“怎么回事?这个老师从来不点人答题的啊。”
“铁秋是谁?这么倒霉啊?”)
修如梦初醒。
“啊,我我是,我是铁秋。”
“铁秋同学,说一下你的想法?”
修:倒霉到家了。他问了啥???
旁边的热心兄弟A说:“求最短路径的几个方法。”
修一听,乐了。这是他高中玩建模的时候早就烂熟于心的东西,“弗洛伊德算法,Dijkstra算法,蚁群算法……您要是想听,我可以说上一个小时。”
“哈哈,你答得很好,一小时还是不必了,”藤原敏郎眼睛转了转,露出少有的狡黠的笑,“你再看看,如果是黑板上这个图,用什么方法能求历遍所有点的最短距离?”
修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藤原敏郎就又补充道,“我们可以课后交流。”
他一定是认出我了。修心里像凿了个泉眼,汩汩地冒出小小的喜悦和激动。他在极短的时间里反复品味那个笑容,好像抱着胡萝卜偷笑的狡猾兔子。
一股不服气的劲儿破土而出,驱使着修走向讲台。“不用等到课后,”修从粉笔盒里拣出半截粉笔,又看了看时钟,“您可以继续讲课,我就在这儿写。下课铃响之前,保证出结果。”
台下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思忖着这位铁秋同学是何方神圣,敢和老师抬杠。最后他们得出结论:这一定是藤原老师的得意门生。因为藤原老师以前上课从不提问学生,更不可能问这种大多数同学看着看来都不知所云的题。

台上的“铁秋”同学对此一无所知。他大放厥词之前其实根本就没有看题,头脑一热就上来了,现在只能老老实实读题,同时在脑海里飞速搜寻以前积累的可能匹配的模型。
结果居然是没有。这道题数据量并不大,总共8个点,刨去起点终点只剩6个,但常用的哈密顿圈、最小生成树等等模型总和它有或多或少的差别。言外之意,这道题只能建立一个全新的模型。
好哇。修咬了咬牙,感到血液循环加快,手因为挑战感到的兴奋而微微颤抖。与此同时,藤原敏郎居然真的讲起了课,两个人在讲台上一左一右,各自为营,仿佛一场没有硝烟的宣战。

啪。修写完最后一个字,粉笔因为用力过度而折断了。此时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去看那半块密密麻麻的黑板,虽然他们什么都没看懂,但他们知道,“铁秋”成功了。
不知是谁带头鼓起了掌,整个教室都为这个天才少年轰鸣。修并不在意这些,他穿过层层叠叠的掌声,却仿佛曲径通幽。只是在回到座位上的时候,他冲藤原敏郎比了一个非常孩子气的v字。
藤原敏郎不禁失笑。刚才修表现得太过冷静,让他一时忘记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本该是这样生动的,像午后的小太阳一样,把活泼的色彩涂抹在目所能及的所有角落。

07
“修,你要火了诶!”铁秋把手机举到修眼前,给他展示校园论坛的首页,“十分钟解决图论问题,他会是下一个藤原敏郎?”“新的男神已经出现!!颜值在线智商爆表的小天才俺嫁”“良师益友亦或是棋逢对手?与藤原敏郎关系猜想”……诸如此类。
修挥了挥手表示完全不想关心这些八卦,因为昨天修仙打游戏他困得眼都懒得睁开。

铁秋倒是心大,一点也不在意自己找人代听还被抓包这件事。“哎,小天才先别睡了,我圣晶石够了,快帮我抽个卡。”
“滚吧,你昨天坑我那么惨。”
结果两分钟后,修看着出现在屏幕上的诸葛孔明愣了一下。
“哇!!欧皇!!您是我的衣食父母!!”
“……谁要你这个倒霉儿子。”修烦躁地摸着脖子。觉是睡不成了,他干脆打开论坛消遣时间。
“匿名网友:当时我就在现场的,你们不知道他解题的那个帅劲儿,背对着我们仿佛与世隔绝超然物外了。写完题把粉笔一扔,台下一片沸腾他自不动如山,结果回到座位上比了个v……妈呀我要被可爱死了。”
“匿名网友:小哥哥真的超级好看(ಥ_ಥ)白到发光,腰细腿长,满足我对少年的所有幻想”
“匿名网友:有没有热心网友给我一份他的联系方式qaq真实想撩”
“这个是数院的周修啊,16岁的小天才”
“卧槽这不是我们班的绩点第一吗”
“居然是未成年人??”
“不是叫铁秋吗?”
“应该是代人听课吧”
前面大都是些迷妹发言,再往下翻,内容就不太对劲了。
“有没有人觉得他和藤原教授很搭……”
“呜呜呜我早就想说了终于有人和我看法一致”
“忠犬和暖男我吃的啊qaqq”
“姑娘们打住,我们换个阵地交流(链接)”

修惊恐地退出论坛:……太可怕了。我要不要打110。他思忖了一下,打开一个新页面,搜索“藤原敏郎”,飞快地浏览起来。13岁加入奥赛少年班,18岁保送S大,22岁师从约瑟芬研究素数,24岁在sci发表论文并被W大费尽心思地聘用……sci论文。修敏锐地发现重点。很快,这个网页被抛弃,新的页面上呈现的是十万字的论文。

08
春光洋溢的四月,又到了W大声势浩大的科研立项季。年轻的知识分子怀揣着对科研的憧憬,以一百二十分的热情投入其中。他们并不知道,一年以后的结题阶段,大部分人忙于东拼西凑,真正能出成果的寥寥无几。
年轻人有梦想是好事。
“但是你们有梦想的同时能不能让老师睡个好觉……”藤原敏郎头痛地想。从昨天开始他的办公室门庭若市,手机上的来电也是络绎不绝。来访的无非是询问选题和指导老师的事。刚送走一队人,正准备赶紧溜去吃个午饭,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
“请问藤原老师在吗?”
“……请进。”藤原敏郎认命地捏住了鼻梁。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了从门口探进来的小脑袋,正是前几天在自己课上小出风头的周修。

只是顺路过来瞧瞧的修没想到藤原老师真的还没走。他原本是想下午再来,但经过办公室门前的时候突然想碰碰运气。
也许这就是缘,妙不可言吧。修深吸一口气,向藤原敏郎递出他的申请书。
“藤原教授,我想研究您的子课题。”
迎着藤原敏郎惊讶的目光,修又重复了一遍,“您的孪生素数的子课题。”
藤原敏郎其实并没有太吃惊,只是在听了一上午“自行车棚”“恋爱脑电波”甚至是“语音识别单片机”之后第一次听到纯数学的课题,感到非常欣慰罢了,以至于他好半天才意识到——
“诶,我的子课题?”
“对。我看了您的博士论文,非常的……感兴趣,”修努力组织语言,“我想用算法解决您用纯数学推导出的结论,虽然理论上不太成熟,但我觉得可行性很高,嗯……”
这会藤原敏郎真的吃惊了。从他的约瑟芬导师那里继承来的课题花费了藤原敏郎几乎整个博士生生涯的时光。他只是卯足了劲沿着导师的道路钻研,却从来没有人提醒他可以转换思路,用计算机来提高效率。这个十六岁的孩子怎么会如此异想天开……不,独辟蹊径?
申请书上密密麻麻罗列了众多高效的函数与脚本,看得出来下了很大功夫。藤原敏郎再看向修,发现他的眼下一片修仙带来的青黑,但仍掩饰不住少年瞳孔里散发出的锐利与机敏。
午饭是顾不上吃了。藤原敏郎当即在申请书上签字,然后拉着修坐下,促膝而谈。他的心里油然生出一股亲近感,像是莽莽荒原上偶然相遇的旅者,围坐着篝火,发现居然是知音一般的欣忭。

---------------------------tbc----------------------------

最后敏郎对修说:记得转告你的好伙伴铁秋同学,他再旷我的课,他的学分就归你了

修:……对不起

-------------------------真的tbc---------------------------

把敏郎写得像关心学生学习生活的班主任……

再次感谢所有红心和蓝手!!爱您们天使!!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