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鲜にぬき鱼
吸温吸温,一天到晚就知道吸温
轩哥本命,欢迎交流
森崎温墙头,真实想睡(x)
 

《无题。CP纯千出》

to子慧:周末用来胡诌的极短篇……CP是千出。题目什么的没有(躺平。)空间里首发,之后会考虑放到lofter上……?之类的owo


下面正文2333

--------------------------------------------------------------------------------------------------------------------------------------------------------------------------------------------------------------------------------------------------------------------

五月已来到人间,

花木都欣欣向荣,

那蔷薇色的云彩

飘过蔚蓝的天空。


从高枝茂叶丛中

传来夜莺的歌唱, 

在那绿苜蓿之中

跳着白色的羔羊。*1

----------------------------------------------------------------------------------------------------------------------------------      忽然有顽皮的风扬起了手,让这一小片世界猝不及防。走在前头的出羽将臣与那股带着毛榉树清香的空气撞了个满怀。

    羽毛一样的气流在他眉宇间打了个旋,风却从头顶上掠走了他的宽檐礼帽,一路向后跑去。走在后面的千岁洋看着迎面而来的帽子,伸出手轻而易举地勾住了它。

    原本是再平凡不过的午后,日光明丽,天高而远。

    千岁洋用食指旋转礼帽,抬眼看见出羽有些慌促地回头。他的模样像林间饮水的小鹿,被水里活泼的小鳟鱼翻起的一个浪花所惊,惶惶茫茫,有些不知所措。出羽将臣不是那种表情很多的人,平日里把情绪敛在镜片后,偶尔一副生人勿近的凛冽感。千岁洋感到庆幸,刚才的那一瞬间,那个卸下所有防备、完完全全露出本真的出羽将臣,会永远只刻印在他千岁洋一个人的记忆里。

    他想要看得更仔细一点,于是不知何故,时间在这一小片世界里凝滞了。

    出羽将臣像一尊雕塑一样立在那里,黑框眼镜折出两束茜色的光。他半偏着头,身子还未完全转过来,一只悬空的脚尖让人生出一种即将腾空而飞的错觉。脱下平时几乎不离身的帽子,千岁洋第一次完完全全瞧见将臣一头如鸦羽一样漆黑的发,黑的掺不进一点儿杂色。他想到空旷夜色里一只停栖的寒鸦,眼光锐利机警。夜包裹住鸦,鸦嵌进夜里。

    这样的出羽将臣,简直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身上披着流光溢彩的颜色,一身橡木画板的清香还未散去。只消看一眼,就仿佛把这一辈子的力气都用尽了。就像落入了一个永无乡的湖,湖水清凌,温暖酸涩。可以呼吸,又无处落脚,只好永远漂浮。

    又起风了,空气流淌起来。出羽将臣转过身,走了两步不到,突然有些气恼地开始小跑。回过神来的千岁洋发觉自己抓着帽子的手不知怎么松开了,帽子乘着风飘乎乎地飞向一边的池塘。

    “啊……抱歉。”千岁洋摸了摸脑袋,有些乏累地说。水面上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出羽的礼帽稳稳地停在水纹的中央,像一朵盛放的睡莲。

    出羽将臣不大适应地晃晃满头黑发,说着算了算了之类的话。声音传到千岁的耳朵里却掺和了呼呼的风声,听不真切。偏长的发丝垂在耳根边,发梢在日光里变得通透——眼前的画面像隔了银屏一样失真。

    千岁洋慌慌忙忙伸出手,啪地一下抓住了出羽的手腕,手掌被豌豆骨硌得生疼。

    “干嘛?”出羽问。

    “不…没什么。哇,哦……”意识到自己接二连三走神,千岁洋颇有些懊恼地长声叹气。刚才那会儿差点以为你要消失了。话到嘴边却成了:“怕你为了帽子而跳池塘。”

    出羽眯起眼睛不着痕迹地眨了眨。“尽胡扯。松手。”扇动的睫毛上落下许多阳光镀上的金色粉屑。

    “出羽,某没有人夸过你很漂亮?”千岁洋又走了神,问起了胡话。

    “有。”

    “是谁呢?”

    “我的母亲”

    远方遥遥飘来一朵云霞,灿烂辉煌。

---------------------------------------------------------------------------------------------------------------------------------- 

我不能唱,不能跳,

病倒在芳草丛中;

听到远处的音响,

我做着莫名的梦。*1

-------------------------------------------------------END------------------------------------------------------------ 

捏他:1.出自《海涅抒情诗选》P76<五月已来到人间>(1822年作)话说我又萌起亨利希这个甜腻腻的幽默伙计了owowowowowowowowowowowowo

---------------------------------------------------------------------------------------------------------------------------------- 

小尾巴: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这辈子第一篇写完的文虽然短得还不够擦屁股_(:3JZ)_(少恶心←_←即使这么短还是写了好————长时间我真怂逼(颜表情)高产的文触太太酷爱给你们的大腿让我抱wwwwwwww这篇是写给子慧的,灵感来源是前不久的事儿虽然没太大关系。可以试着猜猜看owo(谁会猜←_←很想写写安安静静的小小说结果满篇累赘描述真是……(哭着倒在子慧身上。但是看了漫画里的千出又觉得好爱啊感觉不会再累了~~这样。希望子慧不要嫌弃,这样就好了。(遁地跑路)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