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鲜にぬき鱼
吸温吸温,一天到晚就知道吸温
轩哥本命,欢迎交流
森崎温墙头,真实想睡(x)
 

《龟吉(浦乱浦)》

浦乱可爱ヽ(*´з`*)ノ
想写乱和浦做邻居的故事。唔,也不一定要是邻居啦,住一条街就行。想想应该是很有童年气息(什么鬼)。
设定是乱和浦岛的小学生时代(x)由于放暑假所以寄住在本地上大学的哥哥家的小乱,认识了刚搬到一条街上的虎彻家弟弟www两个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顺便,哥哥的房子是和同学鹤丸国永合租的,和式平房。(强行鹤一)(x)

“乱君,我来找你玩咯。”
“浦岛哇?快进来www”乱藤四郎笑着拉开大门,只见一团金毛闪入,脑后的小辫子像鸟尾巴一样快乐地翘了两翘。
“真是好久不见啊,浦岛君。”
“乱君,我们昨天还一起玩的。”
“唔。可是我觉得过了好久啊。”乱藤四郎食指点在下巴上,眼睛望向天花板。
浦岛不知为何脸上有点烧,他赶紧说,“先不聊这些了……咦,乱君的哥哥呢。”
“啊,一期哥和鹤丸一起出门了,今天就我一个人看家……一定是太无聊了,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啊!”乱停顿了一下,“不过幸好浦岛来找我了!哈哈。”他开心地围着浦岛转了一圈。
“咦,浦岛,你手背在后边干嘛。好像还抓着什么……”
“啊!这个啊。”浦岛想起了什么,赶紧把手摊开在乱面前,“我把龟吉也带过来了!哥哥买给我的。刚才光顾着聊天,差点把它忘了。”
被叫做龟吉的生物是一只手掌大小的乌龟,大概是方才憋久了,正使劲抻着脖子从灰乎乎的壳里探出头来。乱睁大眼睛和它对视,一时间一人一龟,相看两不厌,画面格外和谐。
“呀,它不怕我呢。”
“龟吉可勇敢了!而且乱君这么可爱,完全不用害怕啊。”
乱藤四郎笑眯眯地看了浦岛一眼。浦岛觉得半边脸刺喇喇的,估计是又烧红了。
“哈哈。浦岛也很可爱啊。”
“不……说男生可爱什么的……”
乱藤四郎笑意更浓。“说我可爱的人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你是第一万个哦。”
唔,唔。浦岛虎彻不知道乱是怎么数的,只觉得好厉害。乱的话常常让他不明所以,但浦岛觉得十有八九是因为他脑筋笨。乱可比我聪明多了。他一直对此深信不疑。
在浦岛虎彻眼里,乱藤四郎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心智,她的笑里不知盛着什么样的情感意味。浦岛绞尽脑汁,只想得出小时候看过的童话里住在密林中的巫女,比较符合乱的气质。
女巫会有乱这么漂亮的橙色头发吗?
这是什么糟糕的比方啊。

两个小孩边逗弄龟吉边看着儿童节目,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乱拿出了冰箱里的寿司当午餐,吃完之后两个人才发现没有龟吉的份了。
“……糟糕,又忘记龟吉了。”浦岛懊恼地挠头。乱擦拭着嘴问道:“龟吉也和人一样一日三餐吗?”
“是的吧。要不我现在回去拿……”浦岛刚站起来,又跌坐了回去。“我忘了龟吉昨天好像把龟食都吃完了。”他的表情看上去比刚才更加沮丧。乱藤四郎笑得肩头直颤:“浦岛你真的很健忘诶!不用那么麻烦。”

十分钟之后他们便站在花鸟鱼市场的大门前了。浦岛懊悔地在心里敲打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样笨啊,明明市场就在附近,要给龟吉买饲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乱果然比我聪明很多,说不定已经嫌弃死我了……而乱好像感觉不到浦岛的窘迫似的,拉住浦岛的手小跑起来。乱的长发像柳絮一样飘到浦岛面前,挠得他一个喷嚏。
浦岛:“……”
乱:“咦你对小动物过敏吗?”
浦岛心音:我是对你过敏……吧?对小动物过敏还能养乌龟吗?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句“不知道”。
“那我们就快点吧。龟饲料在哪儿呢……”

浦岛的眼中却是这样一番模样:
穿着白裙的少女奔跑在花园小径,四周绿草绵延,生机盎然。女孩手牵着他,暖洋洋的笑声像水波一样漾开了。
“浦岛浦岛,”女孩单手抚了抚橙色长发,“你知道哪儿有卫生间吗?”
浦岛一口气呛着了。甩了甩头,眼前明明还是熙熙攘攘的市场,自己手上还提着刚买的龟饲料嘛。小孩子,喜欢幻想不是什么毛病,但浦岛还是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羞怯难当。
“因为今天的寿司有点辣,所以在家喝了不少水。”乱见浦岛半天没反应,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番。
浦岛也是刚搬来,自然不会比乱清楚多少。好在洗手间就在附近,很容易就找到了。乱去洗手间的当,浦岛就在太阳底下眯着眼睛发呆。
第一次和女孩子单独出门诶。
好开心哦。
乱好可爱,像仙女一样。
我也想喊她乱酱哦。
等下就这么喊吧。
浦岛握拳,暗下决心。正巧乱从洗手间里出来了。
“乱酱……?!”
等等…乱刚刚好像从男厕所出来的?!
“嗯?”

【浦岛,文化冲击2000点。
“难道我是男孩子,浦岛就不愿意跟我玩了吗!”
“不,不是啊…”

龟吉:我的午饭呢。】【】内删除😂

浦岛终于明白了,自己夸乱酱可爱时乱那意味深长的笑脸了。
[“不,说男生可爱什么的……”]
乱也是男孩子啊!!
可是真的,这样可爱的人也可以是男孩子吗?或者说,男孩子也可以这样可爱吗?
可爱与性别没有关系吗?
浦岛努力地让自己的的小脑瓜转得像乱一样快,可几乎是徒劳,因为他只是在脑海里提出了一个又一个问题,却根本不知道答案。
乱两手交握在背后走在浦岛身边,双眼里仿佛有繁星闪耀,对于浦岛的反应显示出莫大的兴趣。然而浦岛却给不出什么有用的反馈,他只是红着脸低头,走着。
浦岛甚至在心里埋怨起龟吉来。如果不用出门给龟吉买饲料的话,我就不会知道乱是男孩子了。

“龟吉,我们回来咯~有没有很想我呢?”回到家的乱藤四郎像兔子一样飞快跑到到龟吉待着的小鱼缸旁边,但浦岛却知道,乱是在想办法逃离这种尴尬的氛围。
“……龟吉?”
但是空空如也的鱼缸给了两个孩子一个更加沉默的讯息。这个沉默只持续了几秒钟,以乱的抽气声为终结。
“龟吉不见了……!在我家里……咿……”
一瞬间浦岛以为乱要哭了,但他只是惊惶地咬住了大拇指指尖,双肩颤动。
“没有关系,我们一起找找看吧。”第一次看见乱慌张的样子,浦岛不知从哪里鼓起了勇气。
浦岛想起龟吉曾经在自己家里走失的经历,那时候是在厕所里找到的,如果这次也是如此的话……浦岛难得觉得脑子好使,而这时乱已经费力地想要挪开实木茶几找小乌龟了。
“乱,你们家厕所在哪?”浦岛伸手阻止了乱的动作。乱迷茫地抬起头,似乎对浦岛的镇定感到非常惊讶。“浦岛你想上洗手间吗?我……我带你去。”
浦岛觉得自己快要飘飘然了。因为龟吉的失踪,他认识了一个不一样的乱酱,他甚至有点感谢龟吉。
乱的脚步很快,大概是想快点回去找龟吉,脚步声里还透露出对浦岛如此懈怠的不满。然而这不满并没有持续太久,一是因为目的地已经到了,二是……
“龟吉!!”乱一声惊呼。洗手间地板上爬动的小小的绿色身影,不正是方才的失踪人口么?多么笨啊,它正朝着深渊爬去,自己却对危险毫无知觉!
“龟吉!现回原形,归汝龙宫,急急如律令!!”浦岛抄起手边的一个盆子,“哐”的一下把龟吉罩住了。
“……”



“没想到你是这样中二的浦岛!”
“不,不是啊乱酱你听我解释……”
“浦岛,你是个坏家伙!”
“啊……为什么……?”
“你明明知道乱着急了,还做出那么悠闲的样子,是想嘲笑我吗!”

浦岛心里苦。口令什么的,只是在电影里看到过,好像可以封印住怪力乱神之类,那么龟吉应该也需要这样一个封印,才能乖乖的啊。

但是浦岛很开心。虽然他可怜的小脑瓜仍然想不明白很多事,但是他心里有了某种自信,他有了某种预感,觉得他能够在未来,保护好乱酱。


全文完。
沉迷ooc无法自拔(x)我这个肮脏的成年人完全写不出小孩童言无忌的万分之一的可爱啊😖
中二和ooc和文笔烂归我,可爱归他们
(我感觉会被一期哥削)(x)
假期没有了…在第一节课之前放出来   下次写鹤一吧!其实已经写好了就差敲上来  拖延症不准备接受治疗(你

 
评论
热度(23)